绝处逢生

学的最后一学年,时常回忆起刚入学的那段时光——刚结束高考,憧憬着大学的美好生活,对校园里的一切活动都感到好奇,对自己能够成为浙大人而自豪。三年过去,岁月带走了我心中的热血与激情,只留下一份孤独与宁静。

那张红色的录取通知书上有句话,「此后,你将与历史上众多灿若星辰的名字一起,分享『浙大人』这个无尚光荣的称号,共同承担起国家和社会的责任。」或许我可以称为是一名「浙大人」,但我只是灿若星辰的那帮人身边飘过的一粒尘。「绝处逢生」一词,恰恰可以用来描述我的大学生活。

大一的第一个学期,我挂科了。那是 C 语言程序设计的上机考试,需要写出四道程序。我为了这次上机考试,将这门课留过的所有上机作业都复习了一遍,就在考试前一个小时,我还在教室上自习,可最终,我没有一道题能够通过全部测试点。按照课程要求,上机考试未通过者,就算期末理论考试考得再好,也无法及格。这就像是在我满怀激情为梦想前行的时候,给我的当头一棒。我那时常常想到的一个问题是,保研没戏了,接下来的几年我要如何度过?

大二的第一个学期,我重修了 C 语言程序设计,但那一年,我大学物理挂科了。物理是我以前很擅长的科目,那一学期大学物理的内容是电磁和光,这与我的专业息息相关,我为什么又挂科了?那一学期最难的课程是模拟电路,我几乎把我所有的复习时间都给了模拟电路,却忽视了最为基础的大学物理。我逐渐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,也开始对大学的生活产生厌倦。

在我对在哪个学期重修大学物理的问题苦恼的时候,我的数字电路课程也挂科了。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么简单的课程也会挂科,我一度怀疑是老师在计算成绩的时候出现了差错,我在课堂上那么认真地做笔记,课下那么认真地写作业,又那么认真地完成每一个实验,为什么最后没有及格。

挂科是一件很耻辱的事。还记得我第一次挂科的时候,那一天深夜,我在宿舍楼最深处的楼梯痛哭流涕,打电话寻求朋友的安慰。那种还没有到期末考试就知道自己注定不及格的感觉,那种刚步入大学就失去为保研而奋斗的动力的感觉,是痛苦的。我承认,所有课程的挂科,都是因为我所学的知识不能灵活运用。在高中的时候,一个知识点可以通过做很多道对应的题目进行掌握,可大学却没有。有时候一个知识点,往往就只对应两三道题。我只能通过反复计算有限的练习题来假装自己已经掌握了知识点。可这些都是无用功。反复的计算同一道题,却并没有思考这道题的的核心是什么,我每天都在教室中忙碌地复习,却并没有明白我该复习什么。我自以为我在很努力地复习,我自以为我付出了很多,其实只是在浪费时间罢了。

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。我接受了已成定局的现实,通过反省找到自己的不足,在有限的时间里弥补了自己犯下的错误。在大三的第二个学期里,我重修了大学物理和数字电路。当我看到成绩单上合格的成绩后,压抑在我心中两年的石头终须烟消云散。绝处逢生。

我时常抱怨命运的不公。这些年我一直有一个问题,不论是在学业上还是工作上,就算我再怎么努力,也不会得到我应有的回报。别人总能够展示出自己光鲜亮丽的一面,我却只能躲避在角落里。既然如此,我这么努力又是为了什么呢?

我又时常安慰自己,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,挂科也有一定的好处。最近有一个很火的词——「内卷」。当无法向外扩张得到更多的资源时,只能向内卷曲竞争有限的资源。在浙大成绩正态分布、绩点三分一档、学生人数多保研名额少等促进恶性竞争现象不断发展的环境下,近几年外部的压力也越来越大。大部分学生都为了提高有限的成绩将自己处在无限的忙碌之中。更有甚者,会在课程计算总评成绩的时候作出各种意想不到的手段。感谢挂科,让我脱离出学校的内卷环境中,能够有更充足的时间来自由支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