🇨🇳
🌞

新年夜不狂欢

很期待每一年的跨年夜,从一年的年末跨越到下一年的年初,又一个轮回默默的开启了。虽说公历元旦带来的欢喜远不如农历春节那么多,但毕竟也算是除旧迎新。每一年学校都会在十二月末的时候举办学生节,比如各学院的花车方阵游行,比如各种趣味运动会,包括马拉松和水上嘉年华,又比如说最令人期待的紫金港校区「新年狂欢夜」。

这学期的课程比较少,从 12 月 27 日周五开始到周三元旦节假日的六天时间里都没有课,虽说临近期末考试,不过这毕竟是难得的五天连放假期,我的心中早已有一个完整的假期计划。29 日早上参加紫金港校区的马拉松比赛;30 日晚上参加学院的新年晚会;31 日早上去紫金港进行学院的游园会活动的准备工作,顺便积一些志愿者小时数,晚上留在紫金港跨年;剩下的时间就用来复习专业课。

每年的「新年狂欢夜」,不仅仅是紫金港校区的人,其他校区的人也会聚集到云峰的篮球场,这是属于浙大自己的节日。其他校区其实也会同时举办跨年庆祝活动,但是因为场地所限,只有抢到门票的幸运儿才能进入剧场欣赏一些室内的表演,远不如紫金港的露天舞台热闹。听闻今年的「新年狂欢夜」校长要唱《龙的传人》,我便更加地期待。

然而事与愿违。在周六早上,在参与完这学期最后一次科研项目的讨论会后,指导我们项目组的博士生学姐告诉我们,我们需要在 31 日前完成这一篇还没有修改完的论文,因为马上就要截稿了。这一句话彻底打乱了我的计划。作业?复习?活动?都往后放一放吧,论文才是最重要的。我从周六下午开始,几乎每半天交一次论文,学姐修改完成后反馈给我们,我们再接着修改,就这样拼死拼活地改到了 1 月 2 日才改到「能看」的地步。

我们的项目研究其实不算难,已经做了九个月了,研究的内容有理有据,其实将整个研究过程严谨地描述一遍就可以,但是难就难在如何分析得到的结果。研究结果就摆在眼前,我们虽然查阅了很多文献,却仍然写不出什么合理的解释。每次修改完一个版本的论文后,就会发现新的问题。这就像给一个已经破的不行的衣服打补丁,缝好了一处,旁边的一处又破了。在论文修改期间,我反反复复重新画了三遍以上的配图,数据也修改了很多遍。配图方面,因为我编写了一个比较脑残的程序,在要反反复复跑很多次程序才能生成其中某一个配图,所以我很不愿意重新画图。这篇论文中总共有十张图,每一张图的字形、字体大小,线条的粗细都要保持一致,这就很令人头疼。数据方面,在初稿中我对所写的公式和数据没有认真核查,出现了一些错误,直到最后几天才发现这些错误,才急急忙忙地修改。数据一定不能错,为了防止再有什么错误发生,我对整篇论文一个字一个字地核查了一遍,才放下心来。

我没想到 2019 年的年末竟然是和一篇论文共同度过的。每天我都在担心微信弹出消息让我继续修改论文,每天我的神经都维持在高度紧张的状态,内心很压抑,以至于前几天夜里,我还做了个噩梦,梦到凌晨五点接到电话让我去修改论文……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完整的写完一篇科技论文,所以对于论文各部分内容应该怎样写还不熟悉,写出来的文章,我自认为也就一般般吧。

因为修改论文,我错过了马拉松,错过了新年狂欢夜。虽然我抽空参加了光电学院的新年晚会,不过因为心中还绷着一根弦,没能好好享受那个夜晚。我不禁回想起大一那年,「新年狂欢夜」,我还和远在天大的好友视频聊天,让她看一看这隆重的庆典。今年,什么都没有了,只有孤独寂寞相伴。新年夜不狂欢。修改完论文后,我才有了空闲时间写作业。复习,还是推到下个周末吧。在校论坛看了校长在「新年狂欢夜」上放开歌喉,大声欢唱《龙的传人》,操场上人们排着队吃烤全羊,想必紫金港的同学们经历了一个热闹非凡的夜晚吧。

updatedupdated2020-01-262020-01-26
更新:段首缩排
点击刷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