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〇二〇·成长

2021-new-year.jpg

冬夜怅惘

那一夜,深冬,雨后,寒风,在玉泉河畔,前面是来来往往的车流。泛黄的路灯、刹车的红灯、对面楼上安全出口的绿灯交融在一起成像在眼瞳。河畔有一排座椅,平日总有几位老师坐在这里休息。但那一夜太冷了,街道上的行人都不见了踪影。我走出校门,顺着走向植物园的道路前行。道路旁,竹林后像是无尽的深渊,那是哪里?这一年,我经历了无数个这样的夜晚,无数次泪水落下。

回顾二〇二〇,我总觉得这一年的时间过得太快了。仿佛昨天还是结束光电子考试的一天,默默祈祷着老师别让我挂科,和博士生学姐讨论着课题下一步的方向,提着行李箱在拥挤的火车站寻找检票口。而后到家,面对那所谓的不明原因肺炎不以为然,打开计算机,追着已经下载到硬盘里的美剧,吃吃喝喝,过年。我没有想到,二〇二〇的上半年都是在家度过的;我没有想到,学院取消了我期待已久的暑期实习,让所有学生参加竞赛;我没有想到,考研已经悄无声息地到来。这一切都让我措手不及,我什么都没有准备好,我什么都没有做好……

坎坷时光

考研

关于考研,我虽然早在三四月就买了复习资料,每天背一点英语单词,看看政治网课,但直到十月初,我才把政治的网课看完。然后开始做肖秀荣的政治题,看李永乐的数学复习全书。英语和光学这两门科目直到十一月中旬才开始复习。英语每隔几天做一套往年卷,专业课是看教材后面的练习题。十二月的时候,我才开始做数学的模拟卷。可以看到,我复习的时间很短很短,比起大多数复习了将近半年或者一年的人来说,我根本就没有做好准备去迎接即将到来的考试。

那段日子里,我知道留给我复习的时间不多了,能不能复习完还是个问题。但既然已经走了这条路,根本没有退路。于是我每天将自己置于复习的忙碌之中,试图得到一种麻木的充实感,试图在做对现实最后的挣扎。那段日子里,我每天深夜都会走出校门,穿过植物园,走到苏堤,望着西湖对岸的高楼大厦。这是一天中最为宁静的时候,远离了校园喧嚣的环境,远离了复习时候的焦虑与懊悔。一片湖,一轮明月,一阵寒风,一个人。我终于有时间感受痛苦中的一丝甘甜。

我第一次对自己的未来感到焦虑,我不知道如果我没有考上目标的研究所,我还能做些什么。错过了秋招,春招又能找到哪些适合自己的工作呢?大学这四年,我只学会了光学,如果不去研究所,我所学的知识,似乎在哪也用不上。去当物理教师,或者考公务员?我迷惘了。原来生活真的很艰辛啊……我当然后悔。我应该早点复习的。但既然事实已经如此,我还能怎么做呢,做好接下来要做的一切吧。就像家人经常对我说的,做一件事,成功与否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自己能够尽力把这件事做完。坚持走下去,走到最后再看,这也是一段人生难以忘却的经历。

社交

大三学年结束后,我在学生会的工作也就结束了。对毕业生的采访是我为学生会做的最后一件事。在我离开学生会后,我发现,主席团成员换了,各部门的部长换了,一切成员的面孔都是那么陌生。他们没有人认识我,我也不认识他们。那个我在过去两年里唯一能找到归属感的学生会,已经不存在了。新年晚会的时候,我坐在台下,看着舞台后的工作人员辛苦的工作,想到了两年前,我也是舞台后为晚会做贡献的一份子。可现在,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观众罢了。

我已经习惯了独自一人的生活,很难走出自己独有的圈子了。但今年似乎又有一些不同。这一年中,有几个学弟学妹在 QQ 上加我为好友。我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知道我这个人的。可能是我在 19 级年级群里经常帮学弟学妹解决问题;或者是我在校论坛里水帖子水的太多了;亦或是上网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我的博客,总之,这是我在担任学长组后,第二次认识新的同学。

通过博客,我还认识了一些陌生的朋友,他们都是通过邮箱和我联系的。有些是想要咨询关于博客前端设计问题的人,有些是看了我写的文章有所感触想要和我交流的人。我在浏览别人网站的时候,似乎从来没有主动对某一话题联系过对方进行交流,我觉得我应该变得积极主动一点。因为写博客的目的,就是为了向别人讲述自己的故事,传达自己的观点。如果缺少了交流,就缺少了读者向自己反馈的环节,这对于自己博客内容的发展没有任何好处。当然,这样看来在文章下方加入评论区是很好的想法,但到现在我都没有找到一个完美适配主题的解决方案。

未来之路

十二月三十一日,我去了湖对岸,这是杭州最繁华的地段。湖滨银泰前的广场,人头攒动。十字路口处,交警、特警、志愿者们,手拉手维护者交通安全。商场楼上巨大的显示屏播放着各式各样的广告,抬头,看到高楼大厦的上空,一轮明月,挥洒着二〇二〇年最后的光芒。二十二岁,走过了人生的四分之一。我很庆幸自己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上重新认识自己,重新面对人生。

以前我总把生活想的太轻松了,以为什么事情只要做了就能顺顺利利地完成。实际上有很多事,就算做了,最后也不会有什么结果。那我们还要做这些事干什么。这些事还是要做的,因为生活就是一个不断向前探索的过程,只有通过不断尝试,才能找到那条真正属于自己向前发展的方向。希望在二〇二一年,我能顺利毕业,找到一份工作,继续在追梦的道路上不断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