🇨🇳
🌞

春节和肺炎的组合

2020-spring-festival.png

年的春节格外的冷清。由于禁止燃放烟花爆竹,十二点的钟声一响,再也没有噪音打扰到我的入眠。十二月份开始的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,从武汉蔓延至全国各地,各种大型活动都取消了,贺岁档电影也撤档了,走亲访友改成了线上视频电话的方式。超市、药店的口罩都卖脱销了,每家每户都躲在家里,戴着口罩。

前些日子刚从学校回家的时候,疫情还没有现在这么严重,我还觉得这都是小事,不至于让那么多人恐慌。可就仅仅过了一周的时间,疫情传播地越来越快,地图上红色区域越来越多,我也紧张起来,同时回想起了小时候经历非典的情形。除夕的傍晚,学校一位摄影老师拍摄了杭州城站的情景,车站里只有一些安保人员、清洁工,还有零星的乘客,他们都戴着口罩。杭州的疫情算是比较严重的城市了,大概是因为在武汉和杭州之间往返的人有很多。当初我计划在大年初一去电影院看电影,早早地买了票,当初我还计划春节期间到公园里赏花灯,约朋友一起散散步。现在这些计划都取消了,那几部同时在大年初一上映的电影也撤档了,躲在家里才是最安全的。

浙江在疫情地图上也变成深红色了,杭州超越台州成为了浙江肺炎患者最多的城市,我也不知道学校会不会推迟开学时间呢?下学期王大珩实验班的同学们还要到华科交流一学期,我估计他们也很头痛吧。

今年的春晚,央视和导演似乎向观众妥协,不再是加长版的新闻联播,形式更偏向网络与青年风。让我出乎意料的是,佟丽娅居然当了春晚的主持人,小品节目里也多了许多年轻帅气的影视演员。虽然春晚的节目形式更加多样化,但我觉得欢笑程度似乎还是减少了许多,可能是因为我的笑点又升高了,觉得这些都没什么意思了。今年除夕我没能熬到十二点,早早地就睡了。

本来年味就越来越淡了,这次的肺炎,就像是在已经熬过头的清汤里又兑了一碗水,淡上加淡。假期里还是一直宅在家看看剧,写写论文,哪也不要去了吧。

updatedupdated2020-02-192020-02-19
补充:添加热词图
点击刷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