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北方的眷恋

想念那群当年一起为理想奋斗,为未来挥洒汗水的朋友们

朋友谈及自己在南方求学的这几年时光,想着未来的人生规划,忽然有一种异常的情绪涌上心头——就像我为自己的网站所起的名字一样——「独彷徨」。曾经,年少的我,总想着去一个遥远的地方,越远越好。来到陌生的环境,对一切都充满好奇心与新鲜感。然而在杭州的三年,收获最多的是孤独。

独自一人去电影院看电影。那些日子,紫金港的夜晚,我总是在周末的晚上十一点去校门口的电影院看一场新上映的电影。回宿舍的路上,路过校内的湿地,各种昆虫蛙类的鸣叫,为沉闷的夜色点缀了些许生机。独自一人去西湖散步。从植物园的竹林中穿过,走上断桥,在孤山下望着西湖上缓缓行驶的小船,岸边的柳枝随着清风舞动,我似乎忘记了心中沉重的担子。

每当我看到在帝都北洋的同学们一起聚餐,一起游玩,心中充满了羡慕。他们延续了高中的友情,而我呢?在大学里,我没有找到像高中一样志同道合的人,发现维护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是利益。三年里接触最多的人只有住在同一个宿舍下的同学。由于浙大比较自由的教学模式,每个教学班的学生都是随机分配的不同专业的人,所以我并不会和我行政班里的同学在同一门课中见面,到现在为止,行政班里还有一些人我并不认识。所以说,交朋友就更难了,因为不存在一个稳定的人群,我就没有每天都能稳定接触到的人,周围的那些同学,更像是走在街头的路人罢了。

平日里有什么忧愁烦恼,我都是找北洋的朋友倾诉。可她的课业压力比我要重很多,随着专业课程的深入,空闲时间越来越少,两个人之间的交流也变得越来越少了。还记得大学第一年的跨年夜,学校在紫云篮球场搭起的舞台,宿舍楼前温馨的游园会,我给朋友做着直播。可现在,每天除了问候一句早安晚安,也没什么时间聊天了。

两周前光电学院组织了中科院的六个光学研究所进行招生宣传。除了上海光机所和技物所研一阶段在中科大学习,长春光机所研一阶段留所学习外,其他几所研一阶段都在国科大学习。留在浙大继续读研从学业上讲是最佳的选择,不过到研究所读研也是在我考虑之内的。虽然研究所的生活不像大学生活丰富,压力也比较大,但考研的竞争总比浙大小很多——本科在浙大光电学院学习,和那些普通一本的学生一起考光学研究所,多少会有一些优势。除此之外,最重要的一点,我有机会回到北方生活。

发布:对北方的眷恋
加载评论
点击刷新